四十重聚開胃菜 ~ 後慈湖遊記     平班陳悅美

 

12/05/2011我意外的參加了一個旅遊....遊後慈湖。

 

所謂的意外是因為它來的如此突然,某一個早上,班長OBS宗打電話給我,說是北一女校友邀約大家去後慈湖一遊,問我去不去。"後慈湖"??沒聽過。12/05是週一,我有瑜珈課,心想,偶爾翹一次課並不會死人,所以,當下沒多思考,就答應了。

 

這當中主辦的同學e-mail來來往往好幾回合,還要參加者的身份登記,看到這麼囉嗦的過程,顯然後慈湖是一個很了不得的地方。我的地理從來就沒好過,因此也就"裝迷糊" 到底,沒去找資料瞭解它,反正就是當一天的跟屁蟲嘛。總之,在期待中過了一些日子。行前一晚,像小朋友般, 興奮的收拾好背包後,上床睡覺。

 

出發集合點在神旺飯店的門口,7:20AM MRT抵達時,人員差不多都到齊了。上了車,坐到遊覽車後頭,與我們平班同學坐一起,平班來了七人,"聲勢"浩大。我認為這是因為這幾年我們班聚會不斷,有機會重拾同學間的感情,所以班長一吆喝,只要有空,沒有不響應的。

 

出發後免不了要參加的同學自我介紹,大半是海外歸國的。我生平最佩服的就是這些負笈放洋的人,人生地不熟的,還要苦讀洋文幾年,勇氣毅力可嘉。一路上說說笑笑的,趕在約定入場的時間前抵達。

 

後慈湖顧名思義就是在慈湖的後方,原慈湖在老蔣過世後就開放了,現在園裡擺放了無數蔣公銅像,是改朝換代時期,從各地學校機關公園撤下,移放此處。雨中漫步其間,心裡頭五味雜陳。  政治人事的迭移,我一介OBS實在不便多言。不過,歷史的歸歷史,大家追求的真的只是平靜安樂的生活,當政者聽到百姓心聲為大幸。

 

導覽老師是一退休男士,知道今天的服務對象是北一女校友,表現似乎特別的認真、詼諧,講解中添加不少笑話,而且史實野史夾雜,有時都被搞糊塗了,最後還被"取笑"是"書呆子"。後慈湖是老蔣當年最喜愛的行館之一,也有其戰備地位,風景絕佳,撐傘步行,鞋襪褲管全濕,眾人還是不減遊興。有幾位同學的身體似乎差些,幾小時的走路,有很吃力的樣子。我希望大家平時要注意保養身體,才能夠養老愉快!

 

出了園,往餐廳去。在桃園吃飯,當然要吃客家菜了。台灣人的 "創意" 鬼點子無所不在,其中一道菜分明就是當地的家常菜-梅乾扣肉,他們把肉削切薄條片,再團團捲起成半圓形倒扣,擺在梅乾菜當中,給了個當夯正紅的諧名-"包二奶",哈哈哈!(還不懂嗎?)

 

除了包二奶,其他餐點也很可口。我是正宗的"飯桶",只要坐上桌,一定是要吃飯的。那一餐, 我吃得很愉快,吃飯配菜,十分對味。像我這樣的人出國旅遊很麻煩,尤其是到歐美地區,往往出去不到三天,腸胃就開始想念米飯和熱湯。

 

飯後,步行回到在另一頭等我們的遊覽車。路過幾個星期前才騎單車到的大溪老街,熟悉感仍在, 唯獨少了馳騁過後的氣喘如牛。騎單車旅遊似乎比較遊覽車透徹深入,一般來說,遊覽車大都是蜻蜓點水,或者是大家笑話的"上車睡覺/唱歌,下車照相/尿尿"。

 

這次旅遊安排了一個特別的 "造訪故事",有一同學在收拾父母遺物時,發現父母的結婚照,聽說拍攝背景是當年的桃園神社,所以,午飯後,車子帶我們到達"桃園忠烈祠",它就是日據時代的 "神社"。對照實景和照片,證實此地就是了。當時天氣又濕又冷的,的確也符合大家感傷的情緒。講解導覽的老師細細地從前庭帶著我們到大殿,再到後殿,沒想到其中又迸出另一"造訪故事",老師指著大殿梁柱上懸掛的眾多匾額說,這些都是歷屆桃園縣長掛上的,同行的某一歸國同學,居然一抬頭就看到她父親提名的匾額。我可以體會她看到,那一霎那的震驚和激動,潸然落淚的必然。  

 

時代不斷的變遷更迭,歷史上有很多的建築消失在人們無理性有意的破壞。政治迫害的憤怒或是經濟利益的誘惑,歷史建築物總是頭號的無聲待罪羔羊。聽說這個神社也曾經在二戰後險遭反日者破壞損毀,幸好,諸多因緣穩固了它。這幾年來老是聽到 "世界末日預言",搞得人心惶惶,其實,都是自己嚇自己罷了。歷史建築物被毀也差不多是這樣的心理,無理性的洩恨行為。

 

日本神社大都是台灣檜木打造,聽說現在日本國庫還存有無數的上好台灣檜木,數量多到足以打造數百座神社,聽了老師這麼說,我的心好痛!

 

我早就知道很多留外多年的台灣人,在返台前會上網找美食資料,列表後一一品嘗過癮。這次的行程免不了也加了一個,"飛車" 到台中吃 "天天見面"。聽說這餐廳很讚,很有特色,我反正是跟屁蟲,跟去吃吃準沒錯。台中的房地產比台北便宜,從這餐廳的賣場就可以看出。應該有近150吧?賣各種麵食小菜,消費金額不高,高朋滿座。幾個餐點取名很有意思,比如"心太軟",它是在去核的紅棗裡夾一小塊麻糬。為了能夠在小小的胃腸裡塞進最多樣的食物,我們幾乎點盡餐廳菜單,大家分食分享。吃罷離去前,電話訂購的台中太陽餅也送到餐廳,大家人手一袋或數袋,上車打道回府。

 

回程車上,很多同學高歌,她們唱得真好。我的破鑼嗓一向只能在浴室裡獨享,所以,就純欣賞, 不好獻醜丟人了。

 

年輕時,我的個性比較古怪憋扭,跟同學們的互動不多。這回有機會跟著大家出遊,近距離看著這麼 "一大群可愛的歐巴桑",心裡感觸很多。真的,大家都有一大把年紀了,畢業四十年後,居然還能有"同樂"的機會,我無限感恩!   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民國百年40 重聚在台北

Reunion201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